天长梦短有尽时

【灯钗】最后的告别

很喜欢的一篇灯钗文。


不吃感冒药:

  陆慈郎抬头看了一眼叶小钗,屏幕里的他正靠着屏幕,凝视着自己。


  陆慈郎慢慢伸出手,指尖触碰屏幕,叶小钗也从屏幕内伸手。


  指尖隔着屏幕触碰在一起,然后再也没法更加接近,这是已经是他们所能够进行的最亲密的行为了。


 陆慈郎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已经到时间了:“叶小钗,该开始了。”


  叶小钗轻轻地点了点头,然后消失了,随着他的离开,警示灯开始闪烁,但是除了陆慈郎,不会有人发现。


  陆慈郎看着自己的指尖触碰的屏幕,屏幕的冰冷顺着指尖慢慢蔓延至全身,不论成功不成功,他都必须要逃离这里。


  这段时间足够做些什么呢?陆慈郎随手抽了一张纸,准备记点什么。


  但是笔尖停留在纸张上,迟迟没有动作。


  陆慈郎思索着,是从哪里开始呢?


  


  是秋天,枯黄的梧桐叶无声无息地落在他的肩上,随着他的步伐悄然落地。


  鞋子踩在在一地的落叶上,细碎的轻响,是树木几乎不可听闻的叹息。


  道路的尽头是那个灰色的研究所,高大而压抑。


  “那是珍宝。”欧阳上智说道。


  陆慈郎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,他只是点了点头,一如既往地温和。


  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的人,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好脾气地笑着,总是耐心而温柔的,唯有欧阳上智看到他的时候,说了一句“我猜不到你在想什么”,然后他被邀请来这里,见那个所谓的珍宝。


  他那个时候猜想那应该是个智能程序,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智能程序,唯有这样的存在才值得被欧阳上智称为珍宝。


  欧阳上智只是笑了下,带了点轻蔑。


  确实应该轻蔑,因为叶小钗根本不是那种只会简单地回答问题的智能程序。


  叶小钗,他有名字,他的名字就叫叶小钗。


  陆慈郎在屏幕上看到他的时候,甚至有一瞬间以为那只是在视频通话,因为他太像是一个人了。


  “他就是陆慈郎。”欧阳上智简单地向叶小钗介绍了陆慈郎,仅仅是说了名字,因为只需要说名字,研究材料需要了解研究人员些什么呢?


  叶小钗没有说话,他只是看了陆慈郎一眼,确实是看,因为他的影像就做了这样的动作,即使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样多余的累赘动作。


  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,陆慈郎想。


  


  再然后呢?秋天之后,是冬天了。


  那年没有下雪,却依然冷的让人瑟瑟发抖。


  陆慈郎换上了厚重的大衣,呼出的气瞬间凝成白雾,他永远是所有人中来的最早的那个:“早上好,叶小钗。”


  叶小钗依然穿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那件衣服,他静静地坐在那里,和之前的任何一个早上一样。


  所有人都知道叶小钗从来不和欧阳上智之外的人说一句话,至于原因,谁知道呢?


  所以,陆慈郎的问候和以往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
  然后,陆慈郎又说了一句话:“叶小钗,你的身体在哪里呢?”


  叶小钗猛然抬头,望向陆慈郎,眼神锐利得似乎可以刺穿屏幕。


  “半驼废很希望能够见到你。”陆慈郎温和地说道。


  叶小钗沉默着,他什么都没有说,甚至在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,依然都没有说任何话。


  “再见,叶小钗。”陆慈郎站在门前说道,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,准备关灯离开。


  接着,他看到叶小钗抬起了头,望向他,迟疑地问道:“他还好吗?”


  陆慈郎凝视着叶小钗,然后轻轻地说道:“欧阳上智杀了他。”


  叶小钗猛然睁大自己的眼,露出了惊异的神情。


  这个时候,陆慈郎才如此确切这个人还只是个少年,对了,欧阳上智带走他的时候,他才不过十六岁,依然是个不成熟的孩子,却又格外的固执。


  陆慈郎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
  


  那个冬天结束得似乎格外慢。


  漫长的让春天突兀地到来的时候,都有种不真切的感觉。


  陆慈郎将一盆不知品种的小花摆在自己桌前,点点的紫色点缀在绿叶之间。


  其他人都还没到,叶小钗还有时间和陆慈郎说几句闲话,他看着那盆花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类似的东西了,自从他的思维脱离身体,寄存于网络之后,他就再也没见过外面的景象。


  陆慈郎看着叶小钗,说道:“我会带你走。”


  叶小钗看着陆慈郎,点了点头,他说:“好。”


  大概是冬天太久了吧,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间,便树间抽绿,枝头绽红。


  无数繁花就这么迅速蔓延开,一直蔓到心田。


  


  等到蝉鸣响起的夏天,一切就到了尾声。


  叶小钗的身体已经被找到,他一直都躺在研究所的最下层,没有人能够打开,除非是里面的人自己走出来。


 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,能做到的全部都做到了。


  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成功呢?


  当年叶小钗跟着欧阳上智离开去报恩的时候,他能知道后来发生的一切吗?


  就像此刻坐在这里的陆慈郎不知道自己的门有没有被敲响的那天。


  他用尽全部的耐心等待着,他听着自己的心跳,他想着,他已经搜集了足够的资料可以让欧阳上智判刑,他想着,他们出去后,可以一起去半驼废的墓前,他想着,以后他们可以一起种些花。


  时间已经过去了,陆慈郎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,静静地等待着,要等多久,他不知道,只有那扣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才知道。


  


  陆慈郎的手书是在警察搜查的时候被找到的,它就这么躺在桌上,上面只有一句话,“再见”。


  似乎再多的话语都已无用,然而警察还是负责地将这句话带给了即将被执行死刑的欧阳上智。


  至于那两个人,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


  大概在某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相拥而眠,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。


  再没有什么会隔在他们面前。


  世界如此美好,而他们可以一起游览。






蛮早写的,刚刚才发现我lof没存,懵逼.jpg,我找的时候都没找到……放上来一下

一件很心水的搭配,